_ACHA__柚子茶_

【安艾72天生日接力第66棒】遥叹

●私设如山预警
●流水账预警
●轻微ooc预警(大概)
●借梗有

序>

“前辈,这个放这里就可以了吗?”

今天是我作为见习骑士跟随一位非常厉害的前辈来到玳瑁星进行修行的第一天,虽然非常恬不知耻地给自己挂上了“骑士”的称号,但是完完全全是个新人,没想到师父居然会为了这样的我大费周章让那样又有名又强大的人带自己远到玳瑁星来修行,与其说受宠若惊,不如说总感觉这其中有着别的意图,是想多了吗?

“那个啊,放那里就好了。”

啊,忘记介绍了,这位就是带我来修行的前辈,名字是安迷修,一个有着棕发和宝石一样的绿瞳,举止彬彬有礼,态度谦恭,长相十分帅气的人,听说他曾经参加过那一届有不少人生还的史无前例的传奇凹凸大赛,并且在那届大赛中也是名列前茅的强者,是一位值得尊敬的骑士前辈。虽然是师兄,但是感觉自己与他差距太大,没办法平常心地称号他为师兄,于是就选择了“前辈”这个称呼。

“好的,请问今天还有什么事吗?”

话说,骑士修行与我想象中不太一样呢,本以为会就此露宿野外,没想到师父居然给我们找好了住处,看来是要在这里待相当长一段时间啊,本应该为他老人家的贴心而感动的我,心中却是浓重的不协调感,是错觉吗?

“今天就这样吧,辛苦了,毕竟坐了那么多天的飞船,好好调整一下状态,早点休息,明天开始正式修行。”

在与那位骑士前辈示意之后,我来到了自己的房间,本来在这久违地迎来新主人的房间里,除了必要的家具之外,应该是空无一物才对,却意外地在收拾东西时发现了一本记事本,安静地躺在桌子抽屉的深处,看外表似乎有些年头了,但是它的主人把它保护得相当好,似乎是一个既细心又非常重视它的人,不太像丢弃的样子,应该是真的非常不小心才会把它遗落在这里的吧,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它是好,就把它安放在桌子上,先出去帮忙了。

现在回到房间的我,又拿起了这本记事本苦恼了起来,在外表和扉页都没有见到主人的名字,这可让想要履行骑士职责物归原主的我为难了,是应该查看内容寻找线索吗……偷看他人隐私也不像是骑士的应该做的啊……

纠结了好一阵子,还是败给了好奇心,说服自己无论怎么说物归原主才是最重要的,大不了找到主人之后,真诚地道歉然后请求他的原谅吧,努力安慰自己,还是有些心虚地翻开了第一页:


xx01年4月1日
今天是从那场让人一回想就直冒冷汗的大赛回来玳瑁星的第一天,感觉这虎
口逃生的平安还有前几天和安迷修大哥的告别都和今天的节日本身一样难以置信,
老姐的情绪似乎依旧非常不稳定,从分开起就一直抱怨个不停,虽然离别的时候装
的满不在乎,但是老姐那家伙果然是在逞强啊,真是的,被我说破还被揍了,能不
能让我这个做弟弟的省点心啊,刚回来事情多得不行,老姐还不消停,真是头疼得

命,谁来救救我啊………..



等等,等等,这信息量好像有点大,首先看到“安迷修”这个名字我就已经震惊得不行了,然后“大赛”,“大赛”指的是凹凸大赛吧,看时间也确实是那位前辈他那届凹凸大赛结束不久,“分开”?那意思就是之前一直在一起的对吧?是在凹凸大赛里组队了的意思吗?等等,那个独行惯了的骑士前辈居然会组队?听说他可是在离开凹凸大赛后一直都是独自在宇宙旅行,接到师父的命令才回来带我到这来修行的,我一直以为,虽然他待人温柔随和,但是骨子还是有骑士的孤高的,或者说,总是把自己置身于危险的骑士也不适合组队啊,才看了第一篇就让我头脑里一团糟,先不说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这么巧的事情吗?真是就如这篇日记所写时的节日一样难以置信。

没办法冷静下来好好看下去,就快速粗略地随便翻阅了一下,写的大部分都是和姐姐的日常呢,虽然字面上很多都是各种抱怨,但是看得出是一位关心姐姐的好弟弟,就是和姐姐一样不坦率啊,貌似这位姐姐挺喜欢前辈的,也完全被弟弟看破了,却还死不承认,这样想着又随手翻到了关于前辈的一篇日记:


xx02年3月2日
今天是我和老姐的生日,时间过得真快啊,话说去年安迷修送老姐的生日礼物
她那时虽然一副嫌弃的样子,但是一直都有好好保管着,还经常拿出来发呆,被我
发现时,还满脸通红地说我看错了,骂骂咧咧地各种解释,唉,果然还是很想安迷
修的吧,老姐她,要是当初能坦率一点,说不定他就会留下来啊……不,还是不
可能吧,毕竟是那个安迷修啊,他会到一切需要帮助的人的身边,是不会停留在一
个地方的,唉,真是,没有一点办法啊,还是先好好带老姐过个生日吧。


看完这篇日记,该说是感叹这位小兄弟确实既细心又聪明,一下发现问题所在呢,还是心疼这位姐姐呢,似乎随着事情超乎想象的发展让我忘记了本来的目的,比起物归原主,更在意起来他们三人的关系,啊,反正弄清楚关系也对找原主有帮助,虽然这个理由听起来特别牵强,但是想要了解真相的心蒙蔽了一切。

感觉时间也差不多了,再不睡觉会影响明天的修行的,今天就先这样吧,或许之后可以找前辈打听一下。

1>

果然,城里的居所真的是如我所料的毫无意义啊,在和骑士前辈在野外修行露宿了一个月后,我心里还是不由得发出了这种感叹,终于忍不住向前辈发出疑问,得到的回复是,我们不会只在一个地方修行,完成一个阶段的修行需要休整一下去下一个地方,所以有一个固定的居所更方便,而且也方便与师父联络。如此合情合理的解释却让我非常怀疑,但是没有追问下去,感觉这位前辈不像是会骗人的人,而且他也没有骗我的理由。

不过还是有出人意料的地方的,就是没想到如此温柔平易近人的前辈,给后辈修行起来真的是完全不留情,或许都说得上是斯巴达式,每天让我窒息的体能训练不说,在例行的剑术练习也要被前辈打得伤痕累累,无数个累趴得倒头就睡的夜晚让我不禁怀疑他是不是把温柔都留给了女性,对我这个后辈(男)一点也不剩了,而那本被我因为怕弄坏所以理所当然地留在了住所的日记里所描述的内容,根本就完全找不到时间向前辈打听。

一直默默等待着机会的我终于在修行进行快两个月的是迎来了前辈特别恩准的半天休息时间,说起来明明相处了有一段时间了却还没有好好和前辈交流过,所以我以此为借口,将这来之不易的休息时间花在了与前辈交流上,前辈温和地笑着接受了我的请求,啊,当然目的还是很明确的,但是还是没有直奔主题,而是装作不经意聊着聊着提起了:

“前辈你在凹凸大赛的时候有与其他人组过队吗”

“有啊。”前辈似乎没想到我会对这个感兴趣,但是因为我前面做了不少铺垫将话题有意往凹凸大赛上引,所以前辈并没有太惊讶。

“欸,真没想到前辈会组队啊,对方是什么样的人呢?”

前辈愣了一下,微微低下头,垂下眼帘,眸中泛起的,不知是眼前小溪里粼粼的水光,还是温柔,他笑了,笑得非常好看,如此幸福的表情让我心中某种感觉油然而生,

“是,一对非常活泼可爱的姐弟,与他们在一起的每一天都很有意思,永远都不会觉得无聊。”

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不是错觉的话,我能认为那位姐姐,与他,他们是相爱的吗?咬了咬嘴唇,让自己的复杂情绪不那么明显,稍微平复了一下,既然已经确认了日记的真实性,那接下来的疑问是:

“队伍里有女孩子啊,那么按照前辈的性格应该相当照顾她吧,比如说保护她啊,送她礼物什么的,前辈有送过她礼物对吧?”

“啊?这,这,虽然,确实有送过,但是为什么突然这么问啊。”骑士前辈已经对我的不按常理出牌完全乱了阵脚了。

“好奇而已。”

“这,这样啊,虽然也不是什么值得夸赞的事情……”

……

……

“艾比小姐,生日礼物快乐!”明明是送上真挚的祝福的时候,但是安迷修的表现有些显得过于忐忑不安了,“这是生日礼物…….”他非常窘迫地伸出手,将紧握的手慢慢摊开。

面前的艾比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看到躺在安迷修手心的一对样式非常简单的橙黄色发卡,瞬间都气得语无伦次了:

“我说你,你这个没的呆头骑士,再怎么敷衍也跟我适可而止好不好!”

“啊,不是的,不是的,艾比小姐你听我解释啊,在下真的没有敷衍的意思,”安迷修急得手忙脚乱,连忙把拿发卡的手保持前伸的样子,深深鞠躬表示歉意,“因为,因为,在下也是前几天才在埃米那里听说今天是艾比小姐你和埃米的生日,而且大赛期间根本抽不出时间来,虽然匆忙,但是在下是真的有好好考虑过送什么礼物的”

“这么差劲的借口就想被原谅吗?”艾比似乎并没有放过他的打算。

“是真的,请一定要相信在下啊,”骑士头埋得更低了,“虽然时间比较紧但是在下也有认真苦恼,然后找了好久才找到和艾比小姐大小样式一样颜色不同的发卡用积分买了下来。”

“欸?”生气的艾比愣住了,一时不明白安迷修大费周章去找一个发卡干什么,发卡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买的吗,为什么弄得这么麻烦。

“你看,艾比小姐你一直都带着那个蓝色的发卡对吧,偶尔换一换也不错啊,而且如果是除了颜色不同其余都是一样的发卡的话,可以像一个蓝色一个橙黄的戴着,不是正好和艾比小姐的手袖一个配色吗,”骑士小心翼翼地抬起头来,另一只手放在脑后,不知所措地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笑了,然后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急忙解释,“这个配色真的与在下的流焱与凝晶没有关系,艾比小姐千万不要误会啊,在下真的没有图谋不轨什么的……”

看着为了掩饰私心慌乱地解释的骑士,艾比的脸也和眼前的人一样变得一片通红,心虚地把视线移开,

“既,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就没办法了,姐就大发慈悲接受了吧”艾比从安迷修手中一把抢过发卡,很珍惜地握在手中。

安迷修对于艾比突如其来的转变开心得眼睛都要发光了,正准备开口道谢,却听见艾比说,

“但是——”装作一副严肃地的样子,“如果下一次不是比这个好一百倍的礼物我可不会再原谅你。”

“放心吧,艾比小姐,”安迷修一脸郑重地回答,“下次在下会更加用心地准备,一定会让艾比小姐满意的。”

“那么,”艾比努力地装作一副很平常的样子,“姐就先来给你做个示范吧,呆头骑士,你的生日是什么时候?”

“啊?”安迷修立刻明白了艾比的意思,太过于惊喜的心情让他一时没有反应过。

“你,你不要想太多啊,只是普通的回礼,顺便教教你怎样才是合格的生日礼物。”可是脸上还没有褪去的红晕出卖了她。

“啊,那个,5月13日。”安迷修还没有反应过来,一副呆呆的样子,下意识地回复了艾比。

“两个多月后吗……好,那么就给你看看什么才是优秀的礼物,你这个笨蛋呆头骑士就给我洗干净脖子等着吧!”艾比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逗笑了安迷修。

“原来送礼物是那么不得了的事情吗?”

“当然,你以为姐是谁啊?”

“嗯嗯,不愧是艾比小姐,在下非常期待!”

……

……

我可以说我差点笑出声吗?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笨蛋情侣?

“然后呢,有收到那位艾比小姐的回礼吗?”我一脸好奇地问。

骑士无奈地笑了笑,“那届凹凸大赛在那之后不到一个月就结束了,然后我就与艾比小姐他们分开了……”

“哈?难道之后一直没有见面吗?”听到这个回复我心里相当焦急。

“很遗憾的是没有,之后我一直都在游历宇宙,每当想要去找他们的时候,总是正好有麻烦事要处理,一直没能找到时间。”

一种无力感让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毕竟他就是这样一个不会对麻烦事坐视不管的骑士,我是知道的,而且我也没有立场指责他。


结束了四五个月艰苦的修行,要回到住所休整几天,已经忍了两个月的我几乎是飞奔回了房间,翻开那本能给我答案的日记,一边默念着“5月13日”“5月13日”一边翻着。

“啊,找到了。”开心得自顾自地说出了声。


xx01年5月13日
今天是安迷修大哥的生日,老姐准备的生日礼物似乎也在昨天终于完成了,话说老姐回来之后就每天往镇上的裁缝铺跑,似乎是在向裁缝大妈请教怎么做领带吧,老姐她呀,似乎还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真是的,早就完全暴露了好吗,我连她做的样式都看到了,跟安迷修大哥他的领带的样式一样呢,只是上面的黄色条纹换成了冷热流配色,唉,说什么要做一个非常厉害的礼物,看来老姐也是半斤八两啊,不过这次没有奇怪的审美应该谢天谢地?不过,某方面还是挺佩服的,就是把手扎到要缠绷带才做好,真是个努力的笨蛋啊,明明连能不能送到安迷修大哥的手上都不知道,却还是固执地做完了。做为弟弟的我就勉强帮他一把,试着去联络安迷修大哥吧。


看样子……是没能联系到了吧……不过,太好了前辈,她没有忘记约定啊。

不过居然是领带,还真是得“洗干净脖子等着啊”,想到这里我笑出了声。

但是很快又恢复了愁眉苦脸,是不是应该找个机会告诉前辈呢,他大概,会很开心吧。

2>

很可惜,我没能找到机会跟骑士前辈说,主要是先怎么和他解释自己是如何知道的这个就是个大问题,如果被他知道我偷看了别人的隐私,大概,不,一定会生气的吧……想到那个一到骑士修行就会化身为魔鬼教官的温和骑士,这种扯到骑士精神有关的东西他是一定不会放过我的,光想想就头皮发麻,但是又觉得这是必须得告诉他的事情。

就这样纠结着,连第三轮修行已经开始好长一段时间了,我的身体似乎也适应起了艰苦的训练,虽然算不上是游刃有余,但是也确实在完成每天的训练后有些许余力了。于是今天似乎是要到一个非常昏暗的洞穴中锻炼在黑暗的环境和狭窄的环境下的战斗技巧,脑子里满是关于日记的我,随前辈进入洞穴后,看到眼前的黑暗却只能到,好像日记里提到过,艾比小姐怕黑来着。

“前辈,为什么要特意做这个特训呢?是前辈曾经在凹凸大赛中遇到过黑暗狭小环境下的苦战吗?”我难得地直接说出了疑惑。

“这只是必须要应对的一个情况之一而已,与大赛无……不对,还是有的,啊,但是不是什么苦战啦,只能说是另一个方面的棘手呢。”前辈似乎回想起了什么好的事情,声音变得更加温柔了起来。

“是,是与那位艾比小姐有关的事情吗?毕竟女孩子都不擅长应对黑暗什么的,大概会很辛苦的吧?”察觉到前辈的变化的我马上追问。

“哈哈哈,确实是和艾比小姐有关啦,你很感兴趣?”

“嗯嗯!”用肯定的语气表达我强烈的愿望。

“那么,”不知为什么我有种不好的预感,“先拿出全力来打败我吧,赢了就告诉你。”

???

然后,我就被打趴了。

其实我在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根本没有可能打败前辈,实力上的差距不用说,而且还是在这种环境下战斗还是第一次,本来就小得可怜的希望变得更加渺茫了,但是必须让前辈看到我的觉悟,所以我必须要说明一下,这是我大概第二十次左右被打趴,前面都很快重新站起来了,这让前辈也非常惊讶,不过我现在已经最后一点体力也被消磨光了,就算战意还在,已经没办法再站起来了。

“你就这么想知道吗?”感觉到前辈来到我的身边坐下,语气听起来十分无奈。

“是的,我非常想知道,恳请前辈一定要告诉我。”我的态度依旧非常坚定。

“那么……”

……

……

“对….对不起….”艾比蜷缩着抱住双腿,用带着抽泣声的声音难得地道了歉。

“欸,艾比小姐不需要道歉啊。”艾比的声音虽然微弱但是因为这个空间又狭窄黑暗又安静,安迷修很快就听清楚了,并且做出了回复。

“少….少废话了,如果不…不是我碰到了机关,我….我们也不会困在这里,这点我…我还是懂的……”

“艾比小姐不需要内疚,”艾比难得的示弱让安迷修非常心疼,不过也意识到了,艾比应该不会因为单纯的内疚而变成这样,该不会是……“艾比小姐你该不会是怕黑吧?”

“?!你….你这个呆头骑士在胡说什么!我…..姐,姐才不,才不…..怕黑….呢….”被戳穿的艾比连哭泣都忘了,连忙想要辩解,但是声音却越来越小,一副底气不足的样子。

“没事的,艾比小姐,有在下在,不用怕的。”安迷修用自己最温柔的声音努力试图安抚艾比。

“切,少耍帅了,你也还不是拿这里没办法。”但是艾比毫不给面子地直戳安迷修的痛处。

“啊,嗯……这个…..在下…….”安迷修真的是无法反驳,刚被困进来的时候他就做过了尝试,发现这个陷阱似乎很难从内部打开,而且如果胡乱攻击可能会触到其他机关不说,可能还会伤到艾比小姐,安迷修无奈地放弃了,何况他也不擅长动脑子的事,只能等外面没有被机关波及的埃米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找到解除机关的办法什么的。

耍帅失败的安迷修只能沮丧地耷拉着脑袋,不过也没有忘记时刻注意艾比那边的情况,艾比那边却出乎意料的安静地可怕,连抽泣声都没有。

在安迷修提心吊胆了一段时间,终于忍不住想要开口询问时,那边传来了艾比依旧略带哭腔的声音,

“安迷修,你…你觉得我们会被困在这里一辈子吗?”

“不会的,艾比小姐。”

“那…那你觉得,会….会有什么怪物突然冒出来攻击我们吗?”

“不用害怕,我会保护你的,艾比小姐。”

“我们,真的能够出去吗?”

“就算只有艾比一个人,我也会拼尽全力将艾比小姐救出去的。”

安迷修是真的这样觉得,就算只能把他的艾比小姐一个人送出去他也非常开心,他自己怎样都无所谓。

……

又是一片沉默,艾比再次不安地询问,“安迷修,你在吗?”

“我在,艾比小姐。”虽然这是母庸置疑的,但是就算是毫无意义的对话,如果能让艾比小姐安心一点的话,怎样都无所谓。

“你,靠过来一点啦。”

“啊?”

“我是说!过来一点!”艾比有些不耐烦。

“哦哦哦,好的好的。”

“再过来一点。”

“嗯,好。”

“还需要再过来一点吗?”

“不,这样就可以了。”艾比伸出手小心地摸索了一阵,却不小心碰到了安迷修的手,艾比发出了“咿”的声音触电般地收回了手。

虽然看不到,但是安迷修能想象到艾比可爱的模样,不禁勾起了嘴角。

艾比平复了心情,顺着上次“失败”的记忆,一下抓到了安迷修的衣袖。

“呼——”艾比似乎松了一口气,慢慢恢复了笑容,声音也染上了愉快的感觉。

“抓住你了。”

……

……

“所以最后你们是怎么出来的呢?”还是好奇地问了。

“这个啊,埃米最后找到了隐藏的开关把我们救出来了。”

所以,这位兄弟不仅细心,而且看来是队伍里唯一的智力担当啊,确实没办法指望这一对笨蛋情侣。

“你看,很普通吧。”骑士前辈一如既往地笑着说。

“哪里普通了……”我无力地抱怨,你这个呆瓜前辈。

不过,前辈的回忆起过去时,他那份幸福的心情似乎都要溢出来了,连在他身边的我都能明明白白地感受到。

我是真心希望前辈能够幸福啊……可是为什么此刻感受到前辈的幸福感,我的心里却是一片辛酸呢……

为什么呢,为什么相爱的人要分开,我虽然明白原因,但是又不明白。

3>

来到玳瑁星已经快两年了,在这期间和骑士前辈的修行的空隙里,我经常能够听到前辈和我说过去的事,他的艾比小姐的事,他爱讲,我也爱听。

我也不是没有问过,为什么不去找她,他说,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艾比小姐或许已经将他忘了,他也不想去打扰艾比小姐。

我不知道该怎么劝他,毕竟那本日记只记录了他们回到玳瑁星后的五六年,之后怎么样了我也不清楚,艾比小姐还爱着前辈吗?我是真的希望她还爱着,但是事实是怎样我也完全拿不准,不知道该用什么安慰前辈。

在难得的在住所休息的日子,却依旧在胡思乱想。

突然听到有人在敲门,我把那本日记收回抽屉里,转过头去,

“请进。”

骑士前辈半推开门进来了,跟我说了很多,大意大概是,来了玳瑁星这么久辛苦了,一直以来都没有好好出去玩过,正好过几天就是跨年夜,去逛逛庙会什么的,当然主意目的还是逛完庙会之后就在那边继续进行修行了,毕竟那个庙会有些远有些远所以明天就要动身什么什么的。

大概就这些吧,多的我也没能听进去,因为当他说到那个举行庙会的寺庙的名字我就愣住了,非常熟悉,等等,没错,这个名字应该就是出现在日记中过。

等前辈前脚一关上门,我就马上翻开了日记,是的,没错,我记得,也是在跨年夜。


xx04年12月31日
不知道老姐又是哪里来的小道消息,啥啥啥寺庙的庙会新年祈愿很准什么的,反正我可是不信的,毕竟那可是那个老姐啊,我觉得这个消息和她当年听说“全宇宙的好男人都在凹凸大赛”一样荒唐,不过,我的抗议和怀疑从来没有奏过效,于是就被老姐拖到那个离家很远的镇子上参加庙会,明明家门口就有庙会!为什么要大老远跑到这里来!明明这个庙会也没什么特别啊!但是,但是呢,老姐写祈愿签的时候认真的表情,和之后对我说的一些话,让我莫名地心疼啊……


“前辈,我想自己先去逛逛可以吗?”好不容易在跨年夜到达庙会,我就想第一时间和前辈分开,跑去找寺庙的管理人,找我想要的东西。

在来时的路上我就打听了,这边的寺庙会有把挂祈愿签的竹枝保存一段时间的习惯,虽然我要找的那个已经是七年前的了,不知道还在不在,但是我也想赌一把。


“都在这里面了,请小心一些。”

“嗯,非常感谢”我向寺庙的管理人行了一个骑士礼,表达我诚挚的感谢。

没想到寺庙管理人比我想象中好说话太多了,爽快地带我来到了保存竹枝的仓库,出乎意料地顺利真是让人心情愉悦啊。

但是七个小时后的我想收回前面的那句话,可以说是找到崩溃了吧

怎么有这么多啊,而且这些竹枝似乎都是被加过什么祝福的,就算是十几年前的也完全没有枯萎的迹象!这让准备用枯萎程度判断年份的我无比沮丧,望着已经完全染黑的夜幕,估摸着快到放烟花的时间了吧。

“把这些横七竖八的竹枝整理好,就该回到前辈那边去了,要不然他会担心地。”支起因为心累瘫倒在地上的身体。

嗯?感觉到手压倒什么东西,顺着外面微弱的灯光一看,是一个挂在竹枝顶端的祈愿签,居然挂在了最顶端,看来是相当迫切又重要的愿望呢。

总感觉这就是命运的指引,或许真的就是命运使然吧,等我小心把系绳解开,将祈愿签翻过来。

就在这时,第一束烟花升上天空,光芒穿过窗户,将我手中的祈愿签照亮,让我完全看清楚了上面的内容。

“希望呆头骑士回来
——艾比”

……

……

“衰仔,衰仔,快来,快来。”艾比一蹦一跳地跑在前面,红色的头发随着步子左右甩动,像一个活泼的红金鱼,挥了挥手中已经写好的祈愿签,向埃米示意。

“好啦,知道啦,老姐你慢一点啊”埃米气喘吁吁地跑在后面,“许个愿而已,用得着那么急吗……”

“真啰嗦,快一点。”艾比抓住埃米的手,一口气跑到了挂祈愿签旁。

“我说老姐你啊,好歹是快要成年了的人了,能不能稳重一点啊,”埃米依旧抱怨到,但是见艾比完全没有注意到,正在目不转睛地打量眼前巨大的竹枝,“老姐?”

“嗯,好,就这样,”艾比自言自语道,然后拍了拍身边埃米的肩膀,“衰仔,蹲下。”

“???”埃米完全没有搞清无厘头的老姐在搞什么名堂,“老姐,你这是要干啥?”

“当然是要把祈愿签挂在最上面啦”

“为什么要这么麻烦啊!只要挂上去不就得了!”

“少废话,姐的愿望当然是要在最上面,第一个被神明大人看到,”艾比露出了威胁的表情,“你,到底是蹲还是不蹲?”

“我蹲,我蹲。”埃米无奈地表示投降,乖乖地蹲了下来让艾比骑上了自己脖子。

本来都是快成年的人了,还在众目睽睽之下做骑脖子这样幼稚的事情已经够羞耻了,老姐还挂了半天没有挂好,更加让埃米身心俱疲。

“喂,老姐,好了没有?”

“还差一点点,你再往前走一点。”

“…….现在可以了吧?”

“不行不行,再往前一点。”

“再往前就要撞上了!”

一番折腾之后终于挂上了,埃米送了一口气,把艾比放了下来,“现在满意了吗?我们快去看烟花吧,快要开始了”

“嗯,满意了,”艾比脸上几乎从未见过的温柔的表情吓到埃米了,“我们走吧。”

埃米跟着难得好心情的艾比后面慢慢地走着,欲言又止,他大概能猜到艾比许的是什么愿望,但是他又该说什么好呢。

烟花在头顶绽放,照亮了艾比褪去稚气的脸。

“衰仔,你觉得我的愿望能够实现吗?”艾比目不转睛地盯着烟花。

“我…..我怎么知道,你许的啥愿望我都不知道。”不知道如果回复的埃米心虚地选择了逃避。

“一定能实现的吧。”像是没有听到埃米说的话,也像是安慰自己。

“一定”

……

……

“对不起,对不起,请让一下,对不起,我有急事。”

从仓库里飞奔出来的我,在看到祈愿签上理所当然又出乎意料的愿望之后,我只想快点见到前辈,我有好多话,已经不管什么偷看隐私被责骂,也不想考虑什么现在的艾比小姐到底是何种心情,也不愿意在衡量自己这么做到底有没有实际的意义和价值,我只想快点告诉他,曾经有个女孩非常非常爱他,就像他也非常非常爱这个女孩一样。

踏着阵阵烟花升空与绽放的声音,我在人流中穿梭着,就像一个无头苍蝇一样毫无头绪地乱窜般的找着骑士前辈。

终于,终于,随着人慢慢变少,我也慢慢见到了那个熟悉的背影。

“前辈! ! !”我用尽全力地呼唤着他,

前辈似乎不舍得放弃头顶的烟花慢慢转过身来,似乎心情颇好,完全没有责备消失了许久的我的意思,“去哪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前辈,我……”想说的太多了,多到溢满了我的心口,真的想要全部都告诉他,但是却不知道从哪里开口。

“怎么了?”骑士前辈一脸疑惑。

“我……”那么就干脆从头说起吧,“其实,我们租住的房子以前是艾比小姐他们住的房子,还有……”

“我知道”骑士前辈打断了我的话。

“啊?”

“我知道”骑士前辈又重复了一次“毕竟这些年我都有和埃米联系,啊,虽然大部分都他只是单方面联系我,而且因为我总是不会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他要联系上我一次也很费劲,我也很少能找到时间回信,说起来真的是非常愧疚啊。”

我被这一连串的信息炸得说不出话,唯一能反映过来的是,

“师父叫我们来玳瑁星的原因难道是?”

“大概是为了我吧”

“那住那个房子是因为?”

“啊,那个倒是我提议的,因为埃米告诉过我,他们在哪里住过。”

“难道到这个庙会来也是?”

“是啊,埃米有提到过,所以我非常好奇。”

“那为什么……”为什么事情会变成现在这样啊……

“那个房子,听说他们在那里住了相当长一段时间啊”骑士前辈自言自语道,“在艾比小姐结婚之前。”

“什么???”要是说前面是震惊得说不出话来,现在就是震惊得灵魂仿佛都要被劈成两半了,“什……什么时候的事?”

“大概是在我们来玳瑁星的一两年前吧,虽然埃米很早就与我联系了,但是那时候陷入了恶战,等发现已经是婚礼结束两个月后了,”骑士前辈淡漠的笑中带着一丝苦涩,“我有说过我不想打扰艾比小姐的生活吧,就是因为这个,而且我现在已经没有颜面去见她了。”

该说是万分失落还是千分遗憾呢,感觉各种负面情绪都快把自己撕碎了。

“啊,你刚刚是不是还有话没有对我说。”前辈再次把目光投向我

“我……”或许事到如今已经没有意义了吧,我拼命忍住快要漫出眼眶的泪水,还是想告诉他,就算没有意义,我还是想要他知道,我将祈愿签小心翼翼地拿出来递给前辈,“我只想告诉前辈”

“曾经有个女孩,非常爱你”

前辈看到手中的祈愿签,在漫天烟花下,前辈的笑容真的很好看,眼睛中似乎也泛起了水光,变得闪闪发亮,

他对我说:“谢谢你,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这就足够了。”

我说:“不是的,我想要的是前辈能够得到幸福。”

“我已经很幸福了”他说

“自从遇到艾比小姐开始,我的人生,就没有不幸。”

他说,“艾比小姐的幸福就是我的幸福。”

4>

“如果可以的话,前辈我能见见埃米吗?”最后我向骑士前辈提出了我最后的请求。

“可以是可以,但是为什么?”

“啊,因为我在房间里发现了他遗落的东西,想要还给他。”


“欢迎”眼前的黑发少年,不,已经要说是青年了,他站在门口迎接我的到来,把我领进了屋子里,将已经准备好的茶点摆了出来,“既然知道那本日记的主人是我,那么你一定是看过内容了吧?”

“非常抱歉”我正准备站起来深深地鞠一躬,却被他阻止了,

“不,其实你不用在意的,”黑发青年笑着说,“你来这里一定是有什么疑问吧?尽管问吧。”

“虽然很失礼,”我忐忑地问他,“我想知道艾比小姐的丈夫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啊,果然是这个啊”埃米一副意料之中的样子,“他只是一个很好的普通人。”

“和胸怀广阔的安迷修大哥不同,他的心里狭小得只能装得下姐姐”

“因为是普通人,他只会做好自己份内的事情,所以他能一直待在姐姐的身边。”

这……听起来完全比不上前辈,又完全胜过前辈,让我无话可说。

“老姐虽然心里一直有希望但是其实她其实也慢慢能够明白,”埃米说,“安迷修大哥是不会停下脚步只留在她身边的,因为他是安迷修,但是面对现实总是痛苦和无法接受的,所以我和那位陪她度过了最痛苦的那一段时间,让老姐接受了现实和他。”

“说起来,以前住的房子的地址是我特意告诉安迷修大哥的,日记也是故意留下的,就算知道希望渺茫,但是也希望安迷修大哥有一天能够看到。”埃米再次把视线投向了我,“不过按照安迷修大哥的性格,就算拿到了这本日记也不会看的吧。”

仿佛被指着鼻子说是一个不成熟的骑士,我非常窘迫,但是我禁不住诱惑偷看了也确实是事实,“真的……非常抱歉……”,也是对自己擅自插入这件事的歉意,毕竟埃米希望的看到这本日记的人并不是我。

“不,你误会了,”埃米摇了摇头,“我是说,多亏你看了这本日记,如果不是你,安迷修大哥或许永远都不会知道,我想,无聊是我和姐姐,还是安迷修大哥,都非常感谢你。”

“但是,这不是我想要的,”终于忍不住的泪水溢出眼眶,“我想要的并不是这样的结果。”

这个世界上还是比相爱的人不能在一起更令人难过的吗……

我突如其来的泪水好像吓到了埃米,他一时间没能给我回复,但是我凭着被泪水模糊的视线,最后看到了埃米的笑容。

他对我说,“看到这本日记的人是你真的是太好了。”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和埃米道别的,是怎么走在回去的路上的,

踩着日暮的色彩,我的步伐沉重,在夕阳那端,是在半路上等我的骑士前辈,我停下脚步,向他示意,

“聊完了?”他说,“那么我们走吧。”

他转过身,迎着夕阳往回走,我却依旧停在原地迈不开步子,看着往前走的骑士前辈,我还是压抑不住地叫住了他,

“前辈!”

“真的,这样就好吗?”我想要抓住心里最后一丝希翼。

“真的,不再去见她一面吗?”或许就会有所改变。

为什么,为什么,明明该悲伤的人是前辈,但是此刻泪流满面的人却是我呢。

骑士转过头来,高大的身影被夕阳镀上了金边,绿宝石般的眸子熠熠生辉,

“艾比小姐”

骑士抬起手放在左胸,动作优雅庄重得像一个骑士礼,

“她一直就在这里”


我被震撼了,无论是眼前这幅美丽的画面,还是所传达给我的能够震撼到灵魂的伟大的爱。

我是这么认为的,虽然他们在这个世界没能走到一起,但是这份爱与羁绊一定是永恒的。

或许,或许,在另一个世界,在一个比凹凸世界更为和平的世界,在前辈没有身负强大力量和沉重的责任的某个世界,他们一定是能够幸福快乐地最后走到一起吧。

终>

结束了,长达数年的玳瑁星修行,我在最后还是执意去见了艾比小姐,和她说了许多关于前辈的话,虽然褪去了稚气,但是她还是一位相当活泼的女性啊。

“呆头骑士真是一点也没有变啊。”这是听了我的话之后,艾比小姐的感叹。

离别之时,她把一个袋子交给我,让我转交给前辈。

又是同样的黄昏,但是我的步伐已经不再沉重,同样是在夕阳那头等着我的前辈,但是我并没有停下脚步,我走到他面前将艾比小姐托付给我的东西交给了他,他接过袋子,将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

是艾比小姐很多年前为前辈做的领带,相比看到这个配色,前辈他就明白了这是什么意思。

我看了看被前辈珍重地拿在手里的领带,又看了看眼泪终于顺着脸颊滑落的前辈。

他轻轻用手指摩挲着手中的领带,

“我一直,都没能来得及告诉你”

风将骑士的发梢扬起,我总觉得这幅场景里不该有我,而且前辈似乎也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我就先向他道别,先一步离开了沉浸在自己世界里已经没办法注意到我的骑士。

骑士,不,安迷修他脸上依旧是温柔的笑容,

“艾比小姐,

我一直都没有来得及告诉你,是你将我的骑士道赋予了灵魂,让我从今往后守护的不再是空洞的信念,而是我最重要的人,

我一直都没来得及告诉你,是你第一次给与了被他人关心的温暖,因为担心我的安危而对我骂骂咧咧的你真的很可爱,当我脱离危险时你开心的表情真的让我非常感动,

我一直都没来得及告诉你,我爱你。


“安迷修,你在吗?”

“我在,艾比小姐。”


The End

后记


虽然估计这篇又长又臭(喂)的文章没什么人能看到这里,但是还是想要说明一下,这篇文的灵感来自于大概六年前看到的一篇已经不记得名字和出处同人文,当然作者的笔力比我强了大概有十倍,当时给了我的心灵极大的震撼,因为想要知道这种主题下的安艾会是什么样子,所以就借着遥远又模糊的记忆和自己的构思写下了这篇文。


怎么说呢,这是一篇非常现实的文,先撇开凹凸世界本身是部无官配的少年漫,安艾在动漫里呢修成正果的可能微乎其微,这件事不说,而且加上安迷修放不下所有需要帮助的人,会把自己经常置身于危险之中的人,艾比爱上他是真的会很辛苦,所以当我明白这一点时,我是真的非常心疼艾比,毕竟我安艾中我是更偏爱艾比的,于是就有了这篇带有现实思考的文章(不过大家无视就好,我其实也更爱小甜饼,写这篇文章是因为单纯是想写(喂))

然后因为拖延症,导致最后时间非常赶,结尾非常马虎,整片文章也没有写出我想要的感觉(主要原因还是因为我太菜了),真的非常抱歉。





评论(5)

热度(40)